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中人的博客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日志

 
 

课程就在我身边  

2015-09-14 15:40:27|  分类: 课改前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课程就在我身边 - 雨中人 - 雨中人的博客

    20153月,浙江省教育厅颁布《关于深化义务教育课程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吹响了义务教育课改的号角。让每个学生都能受到适当的教育,让每个学生各尽所能,各得其所,人人成才,这是教育本源意义上的真正公平。为传播先进理念,推广深化课改的先进做法和经验,深化义务教育课程改革工作,浙江教育报已连续刊发系列报道,一是《选择性课程让学生得到最优发展》,二是《拓展性课程:拥抱学生的潜能和特长》。

    在《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了义务教育阶段课程要分为基础性课程和拓展性课程。着眼于学生个性化发展的拓展性课程展现了美好的前景,但也给学校和一线教师带来了操作上的困惑:“好的课程应该什么样,如何开发出一门新课程”“教师的课程能力和素养构成有哪些”等。

为了让一线教师“心中有底”,教师节前夕,浙江教育报与杭州市拱墅区教育局联合主办了一场探讨课程开发的“课程就在我身边”座谈会。理论专家、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校长和一线教师齐聚一堂,畅叙己见。

回归原点,教师课程开发的价值在哪里?

当大家都在竭力思考具体课程设置的时候,不妨停一停,思考一下教育的原点:课程开发的意义在哪里?我们希望通过课程开发给学生带来怎样的影响?

不忘初心,拥抱差异化

“在讨论开发课程的时候,有一个首先需要回答的问题:这门课程的意义在哪里?”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方红峰说。在他看来,这个问题无法逃避,涉及到从排课表到课程内容设计等各个细节的处理。学校不妨仔细了解一下,省里出台深化课改方案想要达成什么样的目标,现阶段中小学的学情又是怎样的?

方红峰介绍,目前小学和初中教育阶段的国家必修课程内容多、面广、要求相对较高。然而,每个学生先天和后天的差异性的确存在。在这个基础之上,课程对每个学生都提一样的要求并不合理。并且,社会对人才的需求也是多种多样的,不仅需要研究型人才,也需要技能型人才,但不少学校和教师过于追求学生成为研究型人才。根据国家规划,到2020年本科院校里培养研究型人才的专业只占30%。今年浙江省招24万大学生,其中55%的名额来自高职高专。算下来,技能型人才约13万。剩下的这11万本科院校招生名额里从事研究型专业的人数只有约3.3万。而我们一届学生,小学、初中毕业的有60万。60万人中能读研究型专业的人数只有3.3万。而这部分人中,最后能走上研究型岗位的人还只有四分之一,也就是1万不到。简而言之,60万儿童中最终能走向研究型岗位的可能只有1万人左右。而这1万人却是目前小学、初中想竭力培养的人。其他的59万人就被我们的教育工作者疏忽了。可见,目前不少学校培养目标过于单一,与社会对人才的需求不符。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希望通过课程改革告诉学校,好学生是多种多样的。”方红峰说,“那些在国家必修课程中表现好的是好学生,但也有学生擅长的领域在其他方面,只是我们原先的课程没有给予他们表现的机会。课改让我们提供机会,让那些常被忽视的人发现自己的长处在哪里。”普及基础教育,就是希望人人能够成材。

“价值观是课程开发的起点。不同的价值观,决定了课程的走向。”方红峰表示。以足球课程开发为例,如果开发者把“领导力、毅力、团队合作”也写进课程目标,那足球课的上法就会不一样:所有学生一起做训练计划,让队长发挥核心作用等。教师要放手把一些事交给学生去掌控。

金华市教研室主任王荣文提醒大家在给课程立意的时候,不要只关注结果,也要关注学习过程带来的价值。他认为,课程其实包括了知识本身和学习过程两个方面。过去,不少教师往往把课程与教学内容划上等号,甚至片面理解成“文本化的知识”,制约了学生质疑意识、审辨式思维能力的培养。在拓展性课程的开发建设过程中,教师要坚持过程定位,真正让课程起到丰富学生学习经历的作用,实现个性化学习。

作为家长代表,上海贝尔浙江分公司总经理车俊谊认为,“都说优秀是一种习惯,其实优秀更是一种思维模式”。教给学生思维方式比教给知识更为重要。当学生从学校里毕业之后,往往是他突破局限,解决新问题的能力决定了其能走多远。教师在开发课程的过程中,必须注意到背后的能力取向,更多地“授之以渔”。  

                           拓展性课程设计,以学生需求为导向

来自浙江大学课程研究中心的刘力教授把《指导意见》的价值追求形容为“课程不只一类,课堂不只一种”。基础性课程构成了第一课堂,是必修的。课外活动和社会实践分别成为第二课堂和第三课堂。“拓展性课程应该是属于第二和第三课堂的。对应的课程设计模式是有别于第一课堂的,不同于传统的学科课程设计。”刘力表示,在做这类课程开发时就要尽量从学生的需求出发,充分发挥多样性。

“学科课程设计和拓展性课程设计模式遵循的路径并不一样。”刘力坦言。学科课程主要是从课程本身的体系出发,而拓展性课程是从学生出发。学科课程面向大多数,而拓展性课程看重个体差异。反映到体现形式来看也有不少区别。比如拓展性课程开发不需要过分严谨,不用太强调学科性。

“最近有不少学校打电话来问,新学期到了,课表怎么排?”省教研室副主任柯孔标透露。“其实,增加拓展性课程,并不意味着原有课表简单的‘增加’或‘减少’。”他表示,学校首先要厘清几类课程的不同内涵。就拓展性课程来说,其实是供学生选择学习、发展个性的课程。《指导意见》的初衷是希望能够“减少学生共同学习的内容,增加选择学习的内容”。实际上,拓展性课程的性质接近于选修课程。

新课改更强调课程的整合,不能增加学生的课业负担。过去,一些专题类课程往往都是以“做加法”的形式加到学生的课表上的,结果越加越多,还造成重复教育。柯孔标说,要分清哪些内容适合全体学生,可以作为校本化课程的,哪些又是可以由学生根据兴趣,有选择地进行了解的。

此外,刘力还特别指出目前一些学校在开展体育、艺术类实践课程时存在误区。在他看来,语文、数学等学术课程更多是从理性角度出发,培养逻辑思维能力,而与此相对,体育、艺术等课程则侧重培养感性思维能力。其实这类感性教育也很重要,它可以增加一个人生命的厚度,对气质提升大有好处。而目前一些学校只简单地把它归类为一般意义的特长教育是不妥的。同时,均衡发展理性教育和感性教育,才能让学生脱离简单的符号教学,和真实世界相衔接,既会“解答问题”,又会“解决问题”。

“一个学校首先要对培养对象——学生负责,学生有什么特质与需要,学校有什么资源,能提供什么帮助,这是课改的基础。” 杭州卖鱼桥小学校长王怡芳说。卖鱼桥小学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着力于学校教育科研,关注孩子的自主能力的培养,形成了尊重差异、赏识个体的办学理念,学校追求“更为丰富、多元、可选择”的课程。卖鱼桥小学的课程里增加了9节短课,内容涉及艺术、科学、生活、语言、数学。学校称之为“规定内容的选修课”,在此基础上,每周五下午还有60分钟的一堂“不规定内容的选修课”,鼓励教师开发课程,满足学生不同的需求。学校希望以丰富的课程为学生个性化发展提供更大的空间。

 

搭一座梯,课程开发的途径在哪里?

对不少学校和教师而言,开发课程都是“头一遭”。有人担心,“我能做好吗?”“究竟要从哪儿开始?”而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都是尝试之后,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课程开发,从身边入手

“课程,在我们身边悄悄发生。”“课程开发其实并没有那么难。我们出于本心做的很多事,一开始并不知道就是在开发课程。”与会教师纷纷表示。

杭州市建新小学2014年打算建一个儿童绘本图书馆。“最初的想法是希望孩子的童年能与最美的书相遇。”学校副校长、省教坛新秀陆霞介绍。然而,在思考如何将资源的作用最大化的时候,他们发现,其实还可以做得更多。

“有了这样一座图书馆,可以接着再做儿童阅读。”陆霞表示。学生的阅读兴趣提高之后,就会有人想要把绘本的内容“演”出来。而看的绘本多了,他们还会产生自己创作绘本的热情。“课程,在我们意识到它之前,就已经在我们身边悄悄发生。”从一座“爱丽丝绘本馆”开始,学校整理与开发出了三大课程,分别涵盖绘本阅读、绘本创作和儿童戏剧。随着阅读课程开发的深入,学校教师还察觉到绘本中的丰富内容可以与儿童的生活有更多的关联,因此提出“无边界教育”的理念,又深化出想象力课程和生活主题课程等。

侯海敏是宁波市海曙中心小学的一名数学教师,最初是因为学生关于用水量统计的提问而萌生了自己开发课程的念头。“除了课堂知识之外,我们还能教给学生哪些生存必需的东西?”侯海敏结合浙江省“五水共治”的现实背景,开始尝试起开设自己的校本化课程“小禹治水”,让节水和治污水等内容进入课程。然而在实践中,他发现课程改革和时代发展给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过去还可以某个教师“单打独斗”,而如今想给学生展示完整的知识世界时,还需要科学、社会、综合实践等多名教师的通力合作。教师也需要经历职业成长和教育观念的革新。

省教坛新秀蒋雄超,来自嘉兴南湖区余新镇中心小学。作为一名科学教师,他一直在思考,如何根据学校地处农村的特点,因地制宜促进科技创新教育。经过他与同事的多次讨论和调研,决定从学生身边最易得、易用的资源入手,让农村的动植物、环境、种植大户等都成为课程资源的一部分。金工、纸工、木工、道具设计等成了课程开发中的小项目。这项名叫《我爱科技创新》的校本课程给学生们打开了通往创意世界的一扇门。

杭州市德胜小学的体育教师沈建国认为,“校园里普及足球运动,就是开发课程最好的机会”,他把《快乐足球》课程的建构形容为“水到渠成”。随着课程深入,他渐渐发现,学生们变得越来越自信,越来越优秀。绿茵场激发了学生们心中努力向上的一面。

来自学生需求,重视挖掘学校自身特色,从身边寻找资源“宝藏”,是教师们开发课程采用最多的途径。

  

共同攻关,形成学校特色课程

学校的特色来自学校的课程,尤其是校本课程。

棒球运动,在杭州第十三中学活跃已有20多年。学校拥有目前全省中小学唯一的一支棒球队。当学校思考课程开发时,有教师提出:“不如把棒球文化从运动场带进课堂。”众人一拍即合。很快,学校的棒球校本课程开设出来,并深受学生好评。校长、省特级教师汪建红说,“课程开发,要敢于尝试。真正去做,才可能了解情况,才可能发现问题,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形成学校特色课程。”在十三中,不少课程都是在原有社团开发的基础上开发的。

金华市江滨小学在结合特色的过程中,课程开发越来越得心应手。学校开展校园足球已有18年历史了,学生们也都挺喜欢足球的。一开始,教师们的想法也很朴实,既然大家这么喜欢足球,那就在学科课堂中多引入足球作为话题点或情境导入吧。可是,教师们很快发现学科课堂往往被足球喧宾夺主,倒不如把足球元素集中,另外开设主题探究课程。学校教科室主任雷燕介绍,探究的主题大多来源于学生们感兴趣的足球活动中的实际问题,比如“创意球服的设计与制作”“策划一次班级足球赛”“足球比赛解说秀”等《儿童足球创意课程》成了学校课程开发路上最欣喜的收获。

据杭州市拱宸桥小学语文教师汪霞介绍,为了更好地开发国学经典课程,学校实施了“送出去、请进来”策略,给教师提供“智力支持”、解决师资问题,成立专门教研组,经过多次磨课和展示课,教师们成长得很快。集聚人力、物力,国学经典课程已经成为学校的特色课程,课本由古籍出版社出版,影响很大。

问道未来,外界能提供怎样的支持?

 

一线教师是课程开发最终的实践者,如何提高他们的开发能力?教育行政部门、学校都应该给予这些实践者更好的支持。

                  学校,构建课程开发环境

教师在开发课程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问题,这个时候学校可以做些什么?杭州市北秀小学校长范晓红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校长要挺身而出,做好决策工作。”她认为,校长未必能像专家一样指点到位,但要给研发教师一种校长与你们在一起的研发信心。同时,校长还能帮教师厘清脉络,寻找到教育实施的核心点和共通点,帮助教师理解什么是课程整合。作为校长,要在学校原有资源的基础上进行优势、劣势的梳理分析,掌握第一手实情,才能在做出决策时不至于只会说套话。

来自杭州市康桥中学的教师杨晓迪提出,为了让课程有更长的生命力,学校最好要成立相应的课程建设团队。“现在很多课程的开发多为一两位教师的行为,而缺少团队合作。”而单个教师在课程的全面性和细致性上是比较欠缺的。如果想做得精致,最好能由一个团队来支撑课程建设。

目前不少一线教师的课程内容开发往往与其自身兴趣密切相关,但仍然缺乏专业理论来支撑起课程的设置和评价机制。杨晓迪表示。学校可以在校本培训和日常教学科研中加强对教师的培训。

学校还可以积极给教师交流课程开发提供平台。杭州文晖中学摄影教师郑煦妍表示,作为一线教师,除了自身不断学习、领悟、提高对课程的理解,与同校、其他学校的学科教师一起探讨交流、共同发展,也可以帮助教师提升开发课程的能力。

王怡芳认为,除了课改方案,诸如教师能力、教师工作量以及教师态度等都会影响课程实施的程度。学校就采取“过程介入”的方式扶着教师走,比如专人编写课程标准、骨干教师设计课程内容、上示范课,组织专题备课会议、教学研讨会等。为了让家长也能形成对课程开发的认同,采取了家长助教的形式,让家长从课程的旁观者变成了课程的参与者,同时也丰富了课程内容。

杭州江南实验学校副校长、省教坛新秀田燕芳说:“学生是差异化的,实际上教师也是有差异的。要让教师们都能找准自己在课程开发中的生态位置,自主拓宽发展的空间,真正成为课程的领导者。”为此,学校以文学院、艺术院、科学院、体育院“四院”为平台,开辟了34门精品课程。这些蓬勃生长的课程背后,离不开对教师实际情况的洞察。学校让有特长的教师牵头开课,爱活动的教师发挥组织优势,爱创意的教师盘活课程形式。

方红峰认为,学校可以通过工作坊等形式把已有的课程开发资源辐射到全校。即如果学校的一门选修课程开发得不错,可以由这个开发团队从课程的第一步开始,把最初思考的每一个小步骤还原给其他教师看。大家一起思考,课程要实现哪些目标?这些目标又可以怎样细分?细分的每一个目标又怎样实现?类似这样的形式,能让更多的教师对课程开发有更“亲密”的接触,更容易孕育自己的灵感。  

 

区域:让目标“看得见、够得着”

“区域可以思考如何为教师搭建平台,做好顶层设计。”杭州市拱墅区教育局副局长赵群筠表示。对照《指导意见》,教育部门可以把要做的事情细分为已做、未做但可以马上着手做、以及想做但不太清楚如何下手,需要重新学习和克服的三部分,让目标分解,循序渐进、稳步推进解决问题的进程。

 

“教育真正的改变其实是从一线教师内心深处悄然发生变化的那一刻开始的。” 赵群筠说。“教育部门要学会倾听教师、发现教师。”一些有热情、有创造力的教师就可以成为深化课改过程中的“小老师”。同时,要努力把理论部分尽可能地变得可操作化、可模仿,让一线教师更易于上手。而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要尽可能地鼓励教师,允许他们“做中学”,不强求一步到位,用包容的心态看待可能的失败和曲折。

不少与会者还希望能够有更多的课改样本可供模仿。杭州市大关中学副校长狄海鸣表示,课程开发能力可以从简单的模仿开始,逐步培养和形成。一些相关课程的评比、经验介绍可以帮助一线教师更快地看清自己需要提高的地方。

“下一步会推出更多关于课程开发的技术指导,同时一大批优秀样本也会和大家见面。”方红峰表示。在他看来,课改的深化是一个多方联动的整体:“教育部门推动区域改革,学校做好课程体系的建构和落地,并跟进课程安排,接着尽快推出一批课程案例以及教师团队开发案例,通过实例带动课程开发。”柯孔标也表示,省教研室将为一线教师借鉴与学习提供更多支持,比如课程开发的“经验集”不久后就会整理出来,传达给教师们。

(文章来源:浙江教育报  见习记者  汪 恒)

课程就在我身边 - 雨中人 - 雨中人的博客

 

课程就在我身边 - 雨中人 - 雨中人的博客

 

课程就在我身边 - 雨中人 - 雨中人的博客

 

课程就在我身边 - 雨中人 - 雨中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